巨ㄐㄐ超超與老傲嬌蝙蝙的愛情史

和矮矮共同經營
專門放歐美文的子博

【Timjay】 Time is changing(嚮哨題材)

 

20歲Tim/17歲Jason

嚮導x哨兵,送給 @貓下巴 的生日賀文///



在Tim作為嚮導進入塔之後,紅頭罩的傳說變成一種神話,有人說他以一個B級哨兵的資質與A級哨兵對戰,還是沒有匹配嚮導的前題下,結果最後是紅頭罩獲勝了。


天曉得他怎麼克服精神屏障的,肯定是強大到可怕的自制力。


但神話終究只是由凡人締造,紅頭罩的魯莽使他獨自一人前往敵營,為的就是探詢他想得知的真相,好巧不巧,碰上S級的黑暗哨兵,代號是瘋子小丑,紅頭罩與他足足鬥了近十個小時,才在最後一場爆炸中殞落生命。塔內將這次的事件低調壓下,尤其塔長蝙蝠俠特別嚴厲,不只齊下哨兵的行動設下更多限制,還嚴禁未匹配的哨兵勿與B級以上的哨兵對戰。


Tim向來對調查有著十足的興趣,愈是被隱藏起來的事情,愈有被挖掘出來的價值。就好像圖書館裡封了一本禁書,他非得抽絲剝繭找出真相。


也難怪他的精神體會是隻鵰鴞了,睿智謹慎,蓬鬆的軟毛讓人以為是個和善的好傢伙,一對上那雙燦金色的眼珠子就能達到威嚇效果,不愧是塔裡最受矚目的A級嚮導。


經過一年多的調查,他對紅頭罩已經有了相當程度的了解。比如說他的真名叫Jason‧Todd,和他一樣來自高壇市,曾經師承S級哨兵蝙蝠俠,死前比他年長四歲,現在Tim已經比當初的他還要年長三歲。


「早安Tim,又想泡在圖書館一整天了?」


「不,就要走了。」他闔上書,管理員芭芭拉朝他笑了一下,揮著條碼機意思很明顯,「今天又想借哪本書?哨兵傳奇?教你如何成為最佳哨兵?要不是我知道你心心念念著誰,都要以為你在追塔裡的某位幸運哨兵了。」


心心念念這個詞讓Tim皺了一下眉頭,他有表現的這麼明顯?


「別讓蝙蝠俠知道。」


「當然,不然他肯定又要陷入自己的回憶裡了。」芭芭拉接下他遞來的書,今天的書名是"哨嚮契合度",刷完條碼後將這本精裝的厚書放在他的眼前,「你知道嗎,Tim。有些時候光想著一個人……」


「我知道妳想說什麼,芭芭拉。」


「不,你才不知道。」她的手指搭撘地把鍵盤敲的響亮,抬眼看著Tim,「離哨嚮能力的誕生才過去不到三十年光陰,很多事情都有待商榷,連一個人的生命消殞都是未知數。你聽懂我的意思了嗎?」


──那個傳奇,說不定還有活著的可能。


Tim躺在硬梆梆的床板,翻身時發出粗啞的嘎裂聲,不過他並不在乎這些。下午芭芭拉的話還在他腦子裡懸浮,可要是仰賴這種無謂的希望,只是讓人更加絕望。


暗戀一個已經死了七年、甚至素昧平生的哨兵,不是挺可笑的嗎?


但世界已經足夠荒唐,再多增添一件事也不足為奇。他渴望見到Jason,他想知道這名哨兵的力量有多強,想看對方的匹配度和他的有多少,連精神體的樣貌與型態都想一探究竟……。


窗口未掩的簾子忽然大幅吹動,有人開了他的窗,漆黑的人影遮住灑落的月光,那是如血一般的顏色,身上破碎的披風隨風飄逸,少年輕巧地攀上窗台,前空翻的同時捎出拽在懷裡的雙槍,將冰冷的槍口抵在他的眼前。這些事情的發生甚至不到三秒。


「告訴我,蝙蝠俠在哪。」


Tim一點話也說不出來,這實在太驚人了,換作是別人都無法想像,一個傳奇的亡人忽然出現在你面前,神色與外貌都和當年無異,而他是你朝思暮想的對象。


他當然知道蝙蝠俠在哪,但Tim知道要是照實回答,自己的利用價值將瞬間變零。


作為一個A級嚮導,他能感受對方的殺意堅定,而那個對象正是他口裡要找的人。當年的事情當然有後續,只是結果肯定沒有Jason所冀希的那樣。於是他用了各種方式、復活重生,出現在他的面前。


「你確定要這樣單槍匹馬的找上蝙蝠俠?」


「是,那又怎樣?」


他回話了,很好,一切都還有轉圜餘地。Tim希望這次自己不要再是無關的角色了。所有關於Jason的事情,他一概都想介入。要是今天這事被Dick知道,肯定又要說他那可怕的控制慾又起了。


「恕我冒犯,但蝙蝠俠已然是個與嚮導匹配的哨兵,更別提他倆的等級皆為S級,要是不湊巧他們又剛好同在一室,你想勝負會是落在誰的手中?」


「……」


很好,他沒有直接失控地扯著他的衣領吼話,表示Jason真的聽進去了。「所以,我有個好主意,相信作為威脅一個S級哨兵,成功率也有五成以上的戰略。」這些當然全都是胡謅的。但要是Jason真的答應了,他或許真能想一個方式。也許吧。


「為什麼我要相信你的話?而不是為了取得我信任的愚蠢陷阱?」


「呃……」他能感覺對方的槍口又往前提了提,還是已經上膛的,槍口直徑與後座力他都能清楚算出來,要是話說的不好,三秒之內他的頭與身體肯定立刻分家。「憑我……是……你的粉絲?」


這句話果然成功引起他的動搖,就是這個瞬間,Jason的精神觸梢有了空隙,Tim利用那短短幾釐秒的時間擴展他的精神網,這舉動實質危險,但他卻贏了這場賭注。


剛復活的紅頭罩帶著無盡的仇恨,肯定直接衝來塔營,復活後氣力和精神肯定都處在不穩定狀態,而Tim的介入正是安撫的最佳時機。


果然Jason的五感已接近神遊,他將專注力過於集中於找尋蝙蝠俠的這件事上,以至於其他狀態的低下造成了他的性命垂危,當Tim才剛試著釋放多一點的信息素時,本來提槍的人忽然失了重心倒下,沉重的槍碰地一聲砸在地上,哨兵已然陷入昏迷。


Tim趕緊將人抱上床,一邊褪去他身外衣物後,才驚覺他的重生與最後留下的照片身影絲毫未變,彷彿死去的陰影從未在十七歲的少年身上體現,被炸彈轟毀的傷口、頭破血流的痕跡全不復返,就和Tim所想的一樣完好──就是麥麩色的白人身體,還有未發育完全的少年體態,略顯稚嫩的側臉與五官都處處告訴Tim,他只是個未成年人,一切都還有轉圜的餘地,只要他在他身邊,就能好好的。


要是他足夠蠻橫,甚至能直接在這裡、用他與生俱來的A級嚮導能力,與眼前這名虛弱的少年結合標記,不管是精神連結、或是肉體結合,Tim全都能一手掌控。


──但他不能這麼做。


Tim用手撥去黏在少年額上的碎髮,再用濕毛巾輕抹對方身上的冷汗,不夾雜任何私慾,就只是為了想拯救這個少年,他甚至連全身顫抖都無法停止,只要一意識到心仰的人正躺在自己的床上,再也沒有比這件事還讓人值得愉悅的。


甚至能有機會──靠近他、親吻他、佔有他。


Tim的手指頓了一下,因為有只毛絨絨的東西站在他的肩上,甚至用柔軟的羽毛往他的臉頰扇,Tim以為是自己的雕鴞在鬧,想揮手讓他離遠一點,卻在對上眼後愣了一下。


那是一隻擁有鮮豔朱羽的紅衣主教鳥,睜著一雙藏匿在黑色毛堆裡、過於狹小的綠色眼珠子,瞪著他的臉猛看,牠的頭上有著立起的紅色羽毛,就像隨時提醒人要往那兒撫摸的意思,當然Tim也嘗試這麼做了。


結果怎麼樣?


牠居然闔上眼睛,安靜地任由Tim順著羽毛的紋路,一路往下撫摸。


要不是Tim手上還拿著濕毛巾,說不定他都要伸出兩手使勁地揉毛了,這小傢伙可真討喜,看起來殺氣很重,真正判定你是好人之後,又一副溫溫馴馴地討摸討拍的臉,就是不知道這是誰的精神嚮導……。


忽然Jason翻了身,嘴裡喃了幾句,那隻紅衣主教鳥扇著羽翼飛往他的床邊,用尖尖的嘴喙幫他把被子蓋好,本來Jason皺緊的眉鬆了一些,牠甚至收起羽毛,捲成像顆毛絨絨的紅色大球,乖順地倚著他的頭髮闔眼休息了。


人如精神嚮導,精神嚮導更如人,Tim彎嘴笑了一會,還是沒忍住拿著手機拍了一張,當然是無聲模式的攝影。他想之後肯定有機會用到的,就在不久的將來。



END


---

聽說紅衣主教鳥的原型是憤怒鳥,其實滿可愛的

第一次寫哨嚮啊,而且還是嚮導x哨兵,ooc都我的,但Timjay他們真的太好太好了


也祝貓下巴生日快樂///

快把所有的腦洞寫成文吧~~~~~~


评论 ( 8 )
热度 ( 102 )

© 巨ㄐㄐ超超與老傲嬌蝙蝙的愛情史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