巨ㄐㄐ超超與老傲嬌蝙蝙的愛情史

和矮矮共同經營
專門放歐美文的子博

【超蝙】浴缸裡的情事

 

※BvS電影梗延伸

@矮 和我的接龍文




Bruce脫下服貼的襯衫扔進籃子裡,扭開水龍頭讓溫熱的水傾瀉而下,皮帶和褲子被他隨性地扔在地板,要是被管家Alfred看到一定是直搖頭,但焦躁的Bruce管不了這麼多。他的指尖輕觸水面,過熱的溫度對他來說才是適溫,他反手把水龍頭關上,一雙長腿跨進了浴缸,接著全身浸下。


溫熱的水親吻他的肌膚,讓腦中繁雜的思緒隨之淨空,他彷彿卸下心防般將頭倚靠在浴缸邊緣,任其溫熱的水沾濕他的髮絲。熱氣而起的氤氳襲上陰鬱的神情,眉宇依舊緊擰。


又一次被他拯救了。

明明沒有呼喚,也關閉所有通訊系統和氣息,卻還是被他找到了。


他不會承認,看到對方的出現時是前所未有的安心感,但這樣的反應令他心生不悅,彷彿矮了對方一大截。



他只想和對方並肩作戰,不是一味受到保護。

Bruce焦慮的嘶吼,拳頭打在水面上激起紛飛的水珠,打濕他的臉和頭髮,順流而下的水珠像是眼淚,沒入已漸平靜的水面。



"Bruce!"


浴室的門被打開,戴眼鏡的鬈髮男子顯得一臉慌張,突兀的紅玫瑰和不合時宜的出現都引起了Bruce的不悅。


"沒人教過你禮儀嗎。"


"的確沒'人'教過我。"他漾起溫柔的笑,卻被池裡的人狠狠射了眼刀,顯然這種笑話不足以逗對方開心。"我剛才有敲門,可能被你的吼聲蓋過去了。"




Bruce不耐煩的望著Clark一如平常的靦腆笑容,心中又對管家碎念一番,明明交代過別再讓這傢伙"闖"進來,怎麼總是放任他暢行無阻。


"請你用常理來看待,這種情況就算有敲門也不該進來好嗎?"Bruce不留情的送給他一記白眼,自認為沒有用拳頭代替回答已經是給對方最大的寬容。


"你受傷了嗎?"Clark明知Bruce不會給予許可,仍舊逕自地走進浴室,他焦急地走近浴缸旁,臉上帶了些倉皇及擔憂。


"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懂的外星話?"


"不然你怎麼無緣無故大吼?"Clark認真的遞去濃濃的關懷,讓Bruce剎那間無所適從,一想到自己的焦慮被對方所窺探,更是尷尬緊張。



"沒事不能亂吼嗎?這裡是我家。"


"當然可以,我只是怕你又開始胡思亂想……"


"你管得著嗎!"



他的憤怒震得水面激起波紋,Clark的聽覺又特別敏銳,吼聲迴盪在狹小的浴室裡顯得格外刺耳,左胸泛起難受。他知道對方在隱瞞,卻無法窺探他的內心,Clark特別恨自己的無能,儘管對別人來說他是猶如神一般的存在,在Bruce面前卻只是一隻沒用的外星廢物。


Clark衣褲一點兒也沒脫,長腿逕自跨進浴缸裡,Bruce想用腿把對方踢出去卻被捉住腳踝,結果變成雙腿大張的尷尬姿態。Clark拿著花束半膝跪在他面前,鮮嫩欲滴的玫瑰沾了水珠一片片落下,幾乎舖滿整個池面,Bruce恍惚地想起那抹鮮紅身影,傲視一切的完美姿態,他始終追求卻無法觸及的身影。




"出去。"Bruce壓低音嗓下了最後通牒,瞪過去的視線豪不留情的想驅趕對方,但Clark卻蠻不在乎,微微在唇邊牽起笑容,整個身子都快欺到Bruce身上。


"我怎麼可能捨得離開令我整天掛心的人?"


Clark伸手撫上Bruce的臉頰,頰邊傳來溫熱的觸摸,惹得Bruce差點沉溺於那大傢伙獨有的溫柔,但他卻視這種依賴為恥辱,想拋卻任何需要Clark的心理情緒,所以他揮出洩恨的拳頭想要拒絕對方的施捨。


明知怎麼使勁揍上那傢伙的臉,他也絲毫感覺不到疼痛,抑或是他能高速閃躲,自己的拳頭就像個孩子般幼稚,但這是他唯一能逃避自己下意識倚賴的方式。


他清楚自己若愛上他的百般呵護,將永遠無法追趕上他強大的能力以及過於耀眼的身影,即使在對方心中,自己的智巧或許偶爾更略勝一籌,但他更害怕一旦習慣,會使他一天不能沒有這傢伙的溫柔。


Clark卻任憑Bruce狠勁出拳,看上去更像是享受其中。



"氣消了嗎?"他眼露無辜的反問。


"就說了停止說你的外星──"


"我知道你總是氣我直接闖出來拯救你……這點還請你原諒我。"Clark用指腹撫摸著Bruce的臉頰,溫柔摩擦的觸感讓Bruce有股在撒嬌的錯覺。




即使和這大傢伙相處多次下來,大概知道都玩哪幾招,但令Bruce最百思不得其解的是,明明他和多數艷麗名媛接觸,身居宴會戰場多年,享盡了花花公子的稱號,卻不敵Clark唇邊牽動的任何一抹笑容、口中吐露的情話。



Clark看著Bruce難得愣怔的表情又單純又好笑,處處防備而築起堅厚心房的Bruce,此時卻困惑的傻望自己,令Clark覺得煞是可愛,也不管待會Bruce又罵聲四起的管教,就逕自的將整個身子壓在Bruce身上,然後唇更不經首肯的吻上去。



他從輕輕啄吻到咬住Bruce的唇瓣,在享用的同時,感覺到浴缸中的熱水因兩人的動作而潑灑出去,但Clark卻更加妄為,最後把Bruce的下巴扣住,讓彼此的親吻更加深刻。



曖昧的吸吮聲迴盪在狹小的浴室裡,淫蕩而淫靡,Bruce對這個狀況有些不滿,他一個扭頭甩開對方八爪章魚般吸附的雙唇,一個欺身反咬對方的下唇,鐵鏽味在口腔裡瀰漫,這是戰役上常伴隨他們的味道,一種惡夢,如今卻是調情的一種趣味。



Bruce放開交疊的唇,用舌頭緩慢舔去自己唇上的鮮血,衝著他邪媚一笑,明明是強勢又挑釁的行為,看在Clark眼裡卻是一種鼓噪慾望的誘惑。


浴缸裡的水幾乎都給潑灑出來,Clark怕對方手撐得痠疼,提了提Bruce的臀部往上帶,結果引來對方的不滿,一下子放開交疊的唇,惡狠狠地瞪著他。Clark知道怎麼安撫對方的情緒,也知道他這種反應只是一種嬌嗔,他示好地舔吻對方的脖子,引來了Bruce的顫慄與悶哼,這兒是他的敏感帶,每次的舔吻也代表情事的暗示,如果Bruce不想要他會狠狠推開,反之……



他的手臂圍在Clark的脖頸,手掌慢慢滑下,用長滿繭的指腹畫圈摩梭著他的蝴蝶骨,Clark漾起微笑,輕柔地吻上Bruce的唇。




END.



评论 ( 12 )
热度 ( 187 )

© 巨ㄐㄐ超超與老傲嬌蝙蝙的愛情史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