巨ㄐㄐ超超與老傲嬌蝙蝙的愛情史

和矮矮共同經營
專門放歐美文的子博

【綠蝙】飛行員之戀

  


飛行機在天際線中劃開一道白痕,穿著西裝的男人坐在辦公室裡,抬頭瞥了一眼,思緒飛得很遠的地方。明明有成堆的公文和會議要處理,卻怎麼樣也無法專心。



"該死的,我怎麼會喜歡上你這種傢伙。"

記憶裡的人煩躁地搔著自己的一頭棕髮,幾乎要把自己抓禿了。


而他只有漠視,沉默以對,一如往常。



"給點回應啊,啞巴嗎?"


"你想聽什麼。"


"’我想聽什麼’?應該是你要說什麼才對吧!"面對被他告白卻依舊淡定的男人,Hal簡直要被給氣炸了,"我說、我他媽的愛上你了!"



聽到Bruce的笑聲,他以為是一貫的嘲弄,想反駁自己是帶著認真的態度看待的,男人卻先說:"我知道。"



"你什麼意思?"


"不過我們倆是沒機會的。"


當男人還沉浸在告白失敗的沮喪,卻錯過了甩袍而去的──像是要哭了的──Batman的笑容。





當Hal待在機艙時,總像待在自己老家一樣安心,繁雜的儀器操作、到處閃爍的按鈕,無線電裡傳來的雜音,這些處處提醒自己專注在工作上,而不是他無果的愛情。



他知道自己是個窮光蛋,出任務還能把家當都賠上(當然最後還是得靠Batman的金錢援助,該死的Wayne富豪集團),當然還有更多,他那如毛頭小子般的牛脾氣、總喜歡和他的主意唱反調,緊要關頭總是掉線的悲催……




這是Hal第一次對自己感到這麼無能。


儘管他平常像個中二病晚期患者,認為自己還算有點小帥,也交過幾任漂亮女友,手頭也曾有點積蓄,但不管哪一點都比不上強大又多金的Bruce。




從口袋裡掏出兩人的唯一合照。

一身咖啡色空軍毛大衣,笑的一臉傻氣的自己;微微瞇起天藍色的眼珠,站得筆挺的英俊男子。

他們的手放在對方的肩膀上,模樣親暱的像是一對兄弟,或是多年未見的老友。


只有當事者才知道,看不見的地方都在互捏對方的軟肋,簡直幼稚的像中二生。




男人將操縱桿往前推,機頭明顯往下俯去,耳罩蓋住螺旋槳的噪音,卻連帶讓外邊的聲音也跟著消失。


旋轉,燃燒,接著墜毀。

一切都那樣猝然不及。



Hal第一個念頭居然是把照片拿在手裡,親吻上頭繃著臉拍照的男人,愛憐地笑了笑,將照片放回外套內袋裡。


"在最後吻上你的臉,感覺也不差。"





直升機墜毀在北邊的山腳,零件四散,裏頭的座椅全被震出來,Batman搭著個人機飛到這裡,開始徒手翻找殘骸,裡頭只有一件他不能再熟悉的破外套,男人通紅眼瞪著那件衣服,把臉埋進衣服裡。





那天晚上的聚會冷氣開的特別強,Bruce優雅地打了個噴嚏,鼻子紅通通的,一旁的飛機員噗哧一聲笑出來,接著是一連串沒形象的大笑,下場當然是被Bruce冷著臉扔出會場。



"喂、我酒還沒喝夠!"


"酒喝太多手會抖,你這個白癡。"



Hal喃著我當然知道啊,一邊噘嘴悶悶不樂的樣子,男人被他鬧得煩,轉身打算拿杯雞尾酒塞住他的那張臭嘴,肩膀先被衣料的溫暖覆上。



"’大總裁被冷氣吹到感冒’,這個新聞標題太過愚蠢聳動,我可不想瞎了自己的眼。"


"換成’窮光蛋飛行員因手顫被炒魷魚’如何?"



他們相識一笑,靠在陽台邊繼續嘲諷,身體和心理的距離卻比以往更加接近。





"怎麼,Batman連件上衣都買不起,連我的外套都想搶啊?"



熟悉的聲音,嘴賤到不行的諷刺,熟悉的一身綠,面罩底下的泛白瞳孔似乎閃著光,底下是他永遠都忘不了的那張臉。



"來個擁抱如何?愛哭鬼。"


看著Batman黑著臉靠近,他幾乎以為自己要挨上好幾拳,本能想往身後躲去,卻一下子被對方的尖耳刺到下巴,哀號了一聲 。


一顆黑色的頭埋在自己胸膛,當Hal還在思索這身高差不太科學,才驚覺自己現在是漂浮著的。


他用戒指將兩人處在一個綠色發光球體,稍微鬆開彼此的禁錮。


"擔心我?特地從哥譚來這裡?這不是代表我有機會?"


"因為你是個白癡。"


Hal皺起俊眉,明明該是個感人肺腑的重逢戲碼,怎麼又被這傢伙給破壞了(儘管他忽略了自己也常扮演這種角色)"嗯哼,我的確是個蠢蛋。"



"那怎麼沒去死。"


他又笑了,"因為還沒真正吻到本人,我不甘心。"



話才剛說完,兩片薄唇就往自己的貼上,溫熱的、微濕的,一個帶點鹹味的吻。

當Batman放開對方時,眼前的綠色男人又露出懵懂無知的臉,他特別喜歡的蠢表情之一。



"那你可以去死了。"


"人是貪心的,同樣身為人類的你也很清楚吧,Batman。"



接著他們又擁吻在一塊。



END.

评论 ( 4 )
热度 ( 75 )

© 巨ㄐㄐ超超與老傲嬌蝙蝙的愛情史 | Powered by LOFTER